FORMALIN-soak_JNYEX燁

❗ 😓
lay兴《抱歉》剩下完结倒计时篇数
更新时间改为两周一更!两周一更!

而且好像不能在年前完结了😭😭..对不起

最近这破事太多了!对不起你们啊啊啊!
——您南烨🍃

◎lay兴/《抱歉》第二十篇 证明

◎lay兴/《抱歉》二十 证明/甜中有虐he.

杀手lay×歌手兴

——————————本篇前言————

💮《抱歉》第二十篇来了

一张退休证明,证明了爱你想你..💌

为了这张纸,lay差点把命搭了进去,只要拿到这张证明就可以摆脱束缚回国,离宴会的日子越来越近,本来安排艺兴会发生舞台事故,受众人唾弃,但是张艺兴的实力将他自己再一次的推进了人们的视野里

——他的自作曲,一唱成名,但也意味着有些人的计划....


(这篇我个人认为后期进度太快,对自己不大满意,希望大家用正常读者的眼光点评😓谢谢各位❤)

————————————以下正文——————


所有的欢迎都是隆重的

所有的离别都是毫无防备的


◎张艺兴弱小的蹲在了地上,两只雪白的双手死命的抓住了衣服的帽子连着带上的帽子,盖住脸往下拉...跪在了地上,然后整个人像跪拜磕头的姿势蜷在了冰凉的地板上抽搐.....无声的抽泣,样子像极了毒瘾犯了的罪人...

突如其来的离别,是濒临窒息的痛苦。

“晚了...”张艺兴雪白的手抓着地板,嘴里不停的念着,指尖还泛着红。

张加帅走到了艺兴的跟前,蹲了下来,递了一张纸巾,说了句“回去吧,别着凉了。”

张加帅没有试图强行将张艺兴拉起来,相反,还摸了摸他的头,坐在地上陪了他一会儿,张艺兴就这样蜷了一个多钟,整个人发抖。


◎“再待个2个小时就离开吧,最新一班飞机时间差不多就那个时候,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说完,张加帅就离开了。

不知道张加帅离开的理由,但是张艺兴最后是自己走回去的,是沿着严冬的马路,一步一步拖回公司的,等到了宿舍,已经凌晨四点多了,意识已经浅薄了,帽子都没摘下来倒在床上昏睡过去了。

短短的一个晚上,小孩的精神世界几乎都塌了。

◎“喂...起床...起床了!”梦里给人踢醒,醒过来发现是真的,是一个陌生男子没有换下自己肮脏的运动鞋,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大吼大叫还时不时地踢自己一脚。

“咳..你..是?”张艺兴发现自己感冒,说不出什么话,当然,这个情况他也说不出什么话,他是被人从梦里踹醒的,根本都还没缓过来。

“帽子衣服不脱穿着好看就睡觉?明星都这样的吗?”那个男人劈头盖脸的一顿自以为是的数落,然后扔给张艺兴一本有些厚的资料本,就离开了。

张艺兴坐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的骂了一顿....


◎他头疼,不可否认,他还生气,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便跑去了钱爷的办公室,就好像几个月前周姐走了的场景一样...

“叔!刚刚那...”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那是新经纪人,满意吗?”钱爷正忙着,没空搭理面前的毛头小子,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满意吗?

这三个字哪里是在问自己满不满意,就像是给了个下马威,一种无形的压迫,在还没睡醒的情况下踹你一脚,还问你满不满意。

“好好准备你接下来的活动吧,别给我丢人。”在张艺兴准备离开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姓钱的还不忘提醒一句,真是叫人不爽,如果是lay哥大概就不会是这样的场面了,要知道忍气吞声不是lay哥的风格。

张艺兴大概是在这个公司里第一个敢用力甩门给钱爷看的人。


◎坐在办公室里的钱爷笑出了声。

“哎哟小力点,别摔坏了我的门.....”气呼呼的张艺兴只听到了这些话,他也没有心情听那些有的没的。

“啧,真是要谢谢我们的大明星,感谢他的无知,才成就了现在的我,哦对了!还有他无知的父母,感谢感谢。”

钱爷又做成了一笔巨额的交易,他根本不会在乎那门是坏了还是没坏,也不会在乎张艺兴的心情,反正也从来都没有在乎过。


◎张艺兴轻轻的推开了宿舍的门,他没有睡好,可以说是还没怎么清醒,加上头疼,眼前总是虚影一片,梦里恍恍惚惚的是无法拥有的人,以及过往的旧事。绝望的揉了揉脑袋,一扎进被窝里,有些淤青的膝盖又不知道磕到了什么东西

“啧嘶...”

原来是那个男的刚刚甩过来的黑色资料册,张艺兴有些懊恼的翻开了第一页,便发现这是行程安排,又翻了几页,都是固定的行程安排,而且还是未来4个月的安排,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一些铅笔的记录,有关时间,有关地点,有关可见的近期天气,有关活动具体内容,很顺眼的字体,张艺兴这才发现这本厚厚的行程册是lay哥做的,因为艺兴知道全公司上上下下只有lay哥的安排行程会用铅笔做的那么仔细,就像第一次帮自己画台词的时候一样,一样细心一样温柔。


◎张艺兴也是才看出来,行程安排的板面不同,lay的板面就像他本人干净利落整洁细致,和周姐的相比又是另外一种风格。这些纸的背后不知道lay花了多少时间去找活动,接活动,又花了多少精力瞒住早就要离开的事实,包括他离开前最后给自己安排的一场采访,也是自己最喜欢的采访...

——明明那么讨厌我,干嘛还做那么多。

“..怎么...不自己给我啊。”张艺兴虚弱的有些发汗的手死掐着印有行程安排的白纸,松开后,浸湿了一角,就像梦里被人推下了深海,鼻腔里灌满了海水,何止是鼻酸,连着好看的下垂眼又是红了一圈。


◎是上午准时到达阿拉斯加州的飞机,穿着不大显目的lay刚出机场大厅就钻进了一辆黑车。

“How are you ,Mr. lay .

(别来无恙啊,lay先生。) ”一声厚重的问候从驾驶位置传来。

lay咧着嘴笑了一下,是组织里的头儿,说实话这些人的嘴脸,让他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一秒。“I thought it was someone, but it turns out that the higher-ups have come to pick me up ,Thank you for your trouble .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上级领导来接我了,真是麻烦你了。)”lay也是组织里唯一说话敢那么酸的家伙,因为他有资格,尽管是组织里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拿他没办法。

“Why do you want to quit your job? Honestly, isn't division good enough for you? (怎么突然就想辞职了?老实说,组织里对你不好吗?)”这美国男人一脸胡渣,开了窗户,抽起了烟,他有些不解,为什么lay要急着离开。

“I'm sorry. I don't want to stay. I have other things to do. (对不起,我一秒也不想待在这里,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回复的干净利落。

那个满脸是胡茬的美国男人,笑着点了点头,lay之所以那么干脆利落,是因为他知道现在这辆车上能听到彼此对话内容的还不止他和那个满脸是胡茬的美国男人,可能是有三个四个或者更多,他必须坚定自己的答案,让他们找不出任何空子来击垮自己。


◎天黑才到十分隐蔽的地下车库,也没什么车子,更没有人,除了lay脚下皮鞋踩出来的声音就没有别的声音了,这个有些阴暗的地方,是lay目前前半生最熟悉的地方,是基地的地下车库以及秘密通道,而这里哪里有通风口,有几个通风口,几个后门,后门在哪,排风管道通向哪个出口lay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叮——”电梯到了,两人进了电梯,等电梯门再次打开后,就和外面的世界就一点也不一样了。

“layさん?(lay先生!) ”

刚刚开电梯门就撞见熟悉的女士,是lay那一组行动组的助理。是个日本姑娘,家族是忍士,于是也是有忍士血统的女孩子,因为是女儿身遭到家里人排挤,于是就被送到组织里去了,尽管最后已经可以拿到回家的资格了也还是留在了这里当助理,毕竟这里还有暗恋情人,她的lay先生啊。

“どうしたの?私に会ったことがありませんか?(怎么了?没见过我吗?)”lay自然也熟悉这个声音,这个疯狂的带着忍士血统的女人,是有着萝莉般的外形,毒蝎似的内在,在组织的那段时间被盯了还真的不怎么好受,尽管这个女人没有伤害他,不过还要谢谢这个疯狂的女人硬是将自己的日语口语提升了好几个level。


◎虽然是以问句的形式反问候了回去,但lay并没有等那位女士作答就跟着大胡子美国男人走了...

是偶然的回头才发现双手抱着资料的卡哇伊女士在摇头...还有...还有无声的口型:

“...やめて..行かないで!layさん!OMG ... (不要啊..不要啊..别去!lay先生!) ”

lay就明白大概是什么情况了,如果连这个拥有忍士血统的女人都觉得自己会有危险的话,这次就真的会出事了,于是等lay再次转头回头看了看电梯门口,那位女士就不见了。


◎lay的眉头皱了一下,呼吸变得沉重了起来。

“I hope you're taking me to see the director, not calling attention to me staying. (我希望你是带我去见首长,而不是在打让我留下来的注意。)”lay还是慎重的跟在美国男人的身后,肯定的警告了那个美国男人。

“sure.(当然)”那个美国男人背着lay笑了笑。

虽然他嘴上说着当然,不过lay还是默默的按响了手指,扭了扭脖子,用手将衣领向前扯了扯,简单的活动了一下,就走到了首长的办公室。

“好久不见lay先生。”首长是个俄罗斯女人,在这个组织里的人,就算是扫地打扫卫生的阿姨都会至少4种以上的搏斗术,于是这个战斗民族的女人——伊兰女士,创下佳绩便成了整个组织的最高掌权者,盘着金发的女人富有姿态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口流利的中文问候lay,以表示较高的礼节。

“你好伊女士,我的退休证明可以发给我了吗?”lay没有任何要和伊兰女士坐下聊天的架势,他双手插着口袋,在微微弯腰鞠躬后,直截了当的提出了他想要的东西。


◎“按照组织的安排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规矩?如果没有记错,lay先生,你好像还没有到可以退休的年龄吧。”伊女士见人坚定,又坐了下去,她想尽一切理由想留住lay这个顶尖的杀手,当然lay也明白伊女士还有更丧心病狂的手段。于是lay就笑了

“伊女士,既然我是活着进来的,那你猜猜,我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在离开张艺兴的日子里,lay发现自己越来越爱笑了,lay笑起来同样好看的酒窝就连让伊女士都有些气急败坏。

“是吗?我觉得你不能。”

伊女士站了起来转身推来了一扇暗门。

“诺,你要的东西就在里面。”


◎门里是封闭的空间,地板上坐着一个男人,lay皱着眯了眯眼睛,舌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他猜对了。里面坐着的是近期杀手榜排名前五的人,不过只听闻嗜血如命,仅此而已。

“只有一个人才能拿到证明,你懂吧lay?”

伊兰女士话刚说完,lay就被那个美国男人一把推进了密室,砰!的一声,大门紧锁。

lay没有任何准备,不过他也不需要任何准备,在这个密室里不知道死去了多少人,他很清楚,在进组织的那一天起,他就再为活下去做准备,他相信密室里的那个男人也是这样想的。

lay抬头看见了闪着红灯的针孔摄像头,说了句

“伊兰女士,等我一会出来给你倒茶喝。”


◎“你还没有好吗!快一点不行吗!”

新经纪人又在小孩耳边催了,这几天都是这样过来的,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

“啊!好的抱歉!我在赶紧!再等我一下。”

被催促的艺兴变的忙手忙脚的,明明刚刚化好妆,额头又有些微汗冒出,就连化妆组的老师都有些不耐烦了,服装组也被慌忙的张艺兴带乱了节奏,给张艺兴挑的衣服搭配也是换了又换“艺兴要不再试试这个吧?”

“艺兴这个裤子不行”...“艺兴你还是穿这个牌子吧”...“艺兴别把妆蹭掉了!”...“艺兴这个搭配颜色有问题。”...“张艺兴快一点!”...

今天是要和公司旗下的其他晚辈去参加舞台表演,最好的时间和资源都给了晚辈,而艺兴自己就连换衣和化妆的时间都被挤到了最后,晚辈则都在等张艺兴一个人,所以所有工作人员都乱了阵脚,最希望看到这一幕的还有谁呢?

只要张艺兴一切变得越来越糟糕,接下来安排的大戏,就会变得顺理成章。


◎“去死吧。”

随着lay一拳下去,墙上全是溅出来的鲜血,密室的地上也便终于成了血泊,有被血浸湿的衣服碎片,还有血淋淋的人体器官,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就更不用说了,倒在地上的人成趴着的姿态,血肉模糊的一整个头颅被转向了面朝天,如果不说这是那人的头,几乎都看不出来至于手脚筋骨,都断的裂的差不多了。

过程中的lay就像个吃人的怪物,从最开始腹部和脸都被那男人分别中了一拳以后,就再也没有给对方一点翻转的机会了。


◎但lay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口腔里一直流着血,腹部被击中的地方一直在剧烈作痛,口腔里唾液和血混在了一起,弄脏了衣服,身上穿着的大衣也被对方撕破,里面穿的衬衫也因为自己的动作过大撑破了,也几乎浑身是血,手臂上大腿上,都是流着血的伤口。

靠着墙坐了下来,就快要昏过去了的时候,又站了起来,密室的门已经开了,lay又扶着墙颤颤巍巍的走了出去,脱下了大衣和衬衫,流着着血的裸上半身向着有些惊讶的伊兰女士走去,沾满血的手提起了伊兰女士面前桌上的茶壶,对着空茶杯倒起了茶。


◎两人徒手对峙的时间还没有超过二十分钟,则在前十分钟内lay就已经拿到了可以取走证明的资格了,徒手将一个活人撕的粉碎。

茶杯里的水眼见要满了,lay也停手了,哐的一声将茶杯放回了桌子上,因为腹部疼痛而颤颤巍巍的手举起了茶杯,在伊兰女士面前顿了一会,随后毫不犹豫的对着伊兰女士的脸泼了过去,一声尖叫,因为杯子里装的是滚烫的热茶。

“证明...给我。”

随后lay只觉得眼前一黑...昏倒了。


◎舞台下是数百个观众和媒体,而舞台上,摆着一架钢琴。

“接下来有请张艺兴为我们带来他的作品《一个人》,掌声欢迎。”紧张的张艺兴身后再也没有站在角落的人陪着他看着他了,即使后台匆匆忙忙也无人问候张艺兴。整理了一下衣服,一步就跨上了舞台,下面掌声还有余音。

正式演出的时候没有试琴的机会,于是在歌曲的前三个八拍就被张艺兴用来试音了,这是他被公司小人里逼出来的习惯

“♪没有人在意我,我在一个人的角落..”

果然才唱到第三句就发现有个钢琴的音不准,细长跳跃的指尖索性跨几个度,在间奏的时候间接的升了一个调,本身就紧张的张艺兴,满手都是汗,结果在最后一段副歌之前张艺兴的嗓子就已经快超负荷了。


◎不在安排内的一段钢琴solo就直接切了进来,张艺兴发誓那是他做过最疯狂的事,没有谱子没有接下来要怎么弹,只有接下来想怎么弹,空出来的时间全部都用来给嗓子放松。

“艺兴加油,我在后台等你。”余光看到了后台的门开开关关,脑子里突然想起春晚的后台,有个踏实的声音,一遍遍回响,钢琴solo部分结束,惊艳的高音碾压了在场的所有人,看好他的,不看好他的,冷嘲热讽的,暗地里酸他的,全部一一打脸。


“♪我需要一个人来把我爱

而不是每天每天孤单的等待

抓住你的手弹奏童话色彩

可你已经不在...”


台下掌声如雷,随后是各种热搜头条

#张艺兴,个人音乐作品,一唱成名。


◎lay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美国时间早上了,退休证明安安静静躺在他的枕头边上,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第一时间给张加帅报了平安。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手を動かさないでください。瓶の薬が終わるまで待ってください!(早上好,手不要乱动,要等这瓶药打完才行哦!)”是卡哇伊助理照顾的lay。

“もう大丈夫ですよね?(我已经没事了对吧?)”

lay轻轻的摸着昨天给打了的腹部几乎没有什么疼痛感了。“うん..はね、昨日胃出血がひどいから、手术は长いよ。(嗯..应该吧,你昨天胃出血严重,手术进行了很久呢。)”说着说着卡哇伊助理就一脸担心,感觉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lay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快哭了的样子有些失神,连忙敷衍的哄了几句就让她出去了

“どうして突然泣いたの?(怎么突然哭了啊?我没事的你先出去吧我有事叫你。)”

卡哇伊女士这才离开房间。


◎张艺兴是不是...也在难过,真的很抱歉不辞而别。lay撩起了自己的衣服,腹部有缝合伤口的线,还有大块的淤青,身上多处都是淤青和丑陋的血痂一时半会也回不去了...

“あの...私はやはりここでしばらく静養しましょう(那个..我还是在这里静养一段时间吧)”lay向着门外大声说了一声,然后尴尬的笑了笑,见卡哇伊助理听到了刚刚的请示,便又回头躺下了,手术后的状态,使得lay看起来很憔悴,因为他知道,时间不会因为他静养而停止,他的张艺兴正在向着宴会的日子一点点的靠近。


◎“那臭小子怎么突然又火了!”

钱爷在他的办公室里训斥着经纪人和一些安插在工作人员里的眼线。

张艺兴大火,张艺兴首唱作品,张艺兴有实力,张艺兴好听,张艺兴钢琴solo,张艺兴高音升调...都是近期的热搜词,无论是好的评论,坏的评论,无疑都是让张艺兴彻底的突破的重围,同时也给某些人的计划造成了一定的困难。

这热度即使是经纪人动了手脚,那些大牌有名的活动,广告,综艺也都还是扑面而来,接都接不过来。

“行..行程已经满了...快排到年底了..”新经纪人说话语气都在抖,生怕钱爷要了他的脑袋。

“哗——”听到了这个消息,钱爷更是将桌面上所有的东西全都推下了桌子

“滚!全部滚出去!”


◎“这小子还是很厉害的。”

lay重新穿上了黑衬衫,坐在床上看着手机里张加帅发过来的关于张艺兴的行程照片和一些微博热搜,脚边放着收好了的行李箱,这一个月的时间伤口恢复的不错,手术后缝合的线也早在一周前就拆了,每晚梦里都是张艺兴在机场来来回回找自己的场景,委屈迷茫的场景,尽管他没有见到过那样的场景,不过他能想到,一醒来就会去训练馆对着沙袋挥舞拳头,打到浑身是汗虚脱,也忘不了那张刻在脑海里的那张脸。

“你什么时候回来,离宴会的时间没剩几天了,你的艺兴最近挺忙的,状态不错,至于案件调查你回来再说,怎么样,你呢?”张加帅发来了邮件,交代着近期的情况。


“我一切都好,给我订明天回国的机票吧,

I'm coming back. ”


艺兴,再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到。


to be continued...

◎您南烨。

◎禁cr.


❗《抱歉》第二十篇
嗯明天更新...❗晚安。

《抱歉》第二十篇的预告来了!😄

lay回到了组织,直面面对最高执行官,拿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九死一生的行程就在离开张艺兴之后👿

谢谢你们又等我一周😥
(我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更新
反正我更的头发都要掉光了)😭 ​​​

🍃对不起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lay兴/非长篇连载①②③
这篇是我入圈后的第一篇肉...
我锁了...有用吗...我自闭了真的..哭了真的
🍃妈妈会救你的...等我😭
微博还能看到...
只是在LOFTER上消失了...
这篇还不错...😭😭😭😭
LOFTER200读者打卡纯肉福利我也锁了
希望不要出事....🍃🍃🍃🍃🍃🍃🍃🍃

❗关于LOFTER锁文

我目前还是安全的...

要不要锁?

我有点害怕....🍃🔞


📣既然这周停更一周,那我也不闲着

现在已经更新到第十九篇了,来吧
你们有没有关于《抱歉》想要说的话
想要提的问题/疑问  (bug除外)❗
都来说说吧,我会一个一个回复的!

我看看我还要什么问题没有解决🍃

❗📣本周停更通知
《抱歉》这周停更一天...
学校里又是运动会又是体测...
下周12.1一定一定更新...【鞠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人<

昂....你们懂吧...所以我...能不能...
Xiazhou....好不好?
这周tinggeng8⌈╹드╹⌉
....❤你们.....